福田汽车入藏 造福雪域高原一方百姓

2017-09-21 12:52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在离天最近的地方 欧曼走进了他们心里

  一岁多的小女孩,在院子里跌跌撞撞地跑着,看到陌生人来,腼腆地笑着,嘴里“咿咿呀呀”地打着招呼。

  30岁的土旦剁着牦牛肉,不时看一眼自己的小女儿。家里刚花40万盖了房,老婆在墨竹工卡县城开服装店,一家人的生活很是滋润。

  不过,以前的日子可不是这样。

  “你家有几辆欧曼”

  西藏拉萨北郊墨竹工卡县甲玛乡,海拔最高处超5000米,受自然因素制约,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低。外出打工一年,土旦才能挣到1-2万元。

  机会出现在矿区。甲玛乡矿业资源丰富,尤其是金矿、铜矿。从事矿石、渣土运输,成了乡内不少村民的选择。如果清晨来到这里,就会看到藏族同胞陆陆续续地跳上停在家门口的欧曼驶向10多公里外的矿区,装满一车矿石后,再开上60多公里运往拉萨火车站。

  等一等,为什么是“跳上欧曼”?因为在这里,欧曼几乎就是重卡的代名词。全乡1182户,拥有欧曼重卡近千辆,而竞品不足20辆。

  土旦的第一辆车就是欧曼,而他老婆家的欧曼,则是甲玛乡的第一辆欧曼。2009年前后,土旦的岳父在拉萨堆龙拉渣土,用的是290马力欧曼重卡,后来土旦借钱将它买了过来。如今已有2辆欧曼的土旦加入了“老百姓车队”,是甲玛乡4个车队中的一个,由4个村的94辆车组成。年收入50万元的土旦在甲玛乡并不是收入最高的,乡里年收入达到60-70万元的大有人在,原因很简单——谁的欧曼多,谁就越有钱。在甲玛乡,衡量一户人家收入的指标很直接——看看家门口停了几辆欧曼。

  买车、拉矿,成了甲玛乡特色的致富模式。不过,尽管背靠金矿,但缺乏启动资金却是件卡脖子的事。现在,甲玛乡的村民买车,首先想到的“借钱”对象就是欧曼经销商。

  “40万元左右的车,我们帮村民垫付10-15万元,村民可以在6-12个月内还清。”欧曼经销商、西藏冀鑫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罗建岭告诉记者,厂家为经销商开了商贷通,可以帮助经销商为用户贷款,“从2013年到2016年,公司分别垫资2800万元、3800万元、4700万元、4800万元,按照10-15万元帮助一家计算,每年都帮助几百家买上了车。”

 

  “重型还是欧曼好”

  欧曼的资金支持,帮甲玛乡的人们买到了挣钱工具。而欧曼的可靠耐用,让这个挣钱工具发挥出了最大价值。

  从拉萨到甲玛乡矿山,一路爬坡颠簸,身体像要散架。而用土旦的话说,“欧曼车皮实,一年也不用怎么修,而且欧曼发动机好,水温不高,其他车用了2-3年水温就升高”。

  “开过很多品牌,还是欧曼结实,适合路况差的环境。”刚来西藏3个多月的山南地区迅达物流有限公司驾驶员杨师傅是河南人,从最初的高反到现在已经不用吸氧,“跟欧曼一样,都得适应。”

  基础版欧曼初入西藏时确实发生了高原反应:发动机“缺氧”,后桥速比过小,在山路上行驶时力不从心,跑起来没劲。以行动快速见长的欧曼迅速召集技术专家“会诊”,就调整后桥速比、发动机、变速器等方面进行改进,同时结合西藏地区特有的气候及环境状况,打造了“西藏版”的欧曼重卡。

  高争水泥是西藏唯一的一家本地水泥厂,山南地区迅达物流有限公司承揽了其在西藏的运输业务。公司有车300多辆,其中欧曼200辆。“只要欧曼出了新产品我们就购买,一买就是几十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么喜欢欧曼,是因为欧曼在西藏很适应:“我们从拉萨运水泥到林芝,有些品牌的车在翻越米拉山时‘没劲’,不是这儿有毛病就是那儿有毛病,欧曼则比较稳定。”

  杨师傅的最大感受是“舒服”:“跑一趟林芝要10多个小时,我自己一个人开车,困了就在卧铺上睡会,欧曼GTL的卧铺挺舒服,车里的空调和暖风也够用。”

  一次卖二手车的经历,让土旦更加深信买对了车:“欧曼保有量大,配件也好买,二手车好卖而且残值高。跟我一起买了其他品牌车的朋友同时卖二手车,我的欧曼比他的多卖2万元。”

 

  为什么只有欧曼村

  从2011年的200辆到2016年1800辆,画一条上升的曲线很简单,但能绘制出这样的结果却很难。6年间,欧曼在西藏的销量翻了9倍,稳居市场占有率榜首,份额达35%以上,自卸细分市场占比更是高达40%。在这个离天最近的地方,欧曼走进了用户心里,在西藏销售的30个竞品中,形成群体效应的只有“欧曼村”,甲玛乡就是其中之一。

  在那曲、山南、林芝、日喀则等地区,欧曼建立了直营分销网络,共计2家一级经销商、6家二级经销商,同时建立了12家一级服务站及30家二级服务站,在西藏的销服网络已经覆盖整个自治区的各地级市和县。可以说,在西藏,欧曼的销售服务网络是最全的。

  占据了主动的欧曼已经在西藏发起了新一轮攻势——上市不久的欧曼EST超级卡车已经进藏,前期销售穿越版、高原版也在开发中。“大力开拓物流车,是因为随着西藏工程建设的结束,工程用车需求会减少,到时就会向物流转型,我们要提前着手准备。”欧曼青藏市场部行销经理李昊说,目前,欧曼EST超级卡车主攻水泥、建材等基建类运输。

  在欧曼拍摄的一部宣传片中有这样的场景:53岁的甘青藏大区副总经理兼青藏市场部行销经理臧传森独自一人乘坐22小时的火车往返青藏,吃着八宝粥和面包的他说自己“不孤单”;尽管家乡近在咫尺,青海小伙、甘青藏大区服务管理经理张庆良回家的次数也屈指可数;甘青藏大区青藏市场部发动机服务工程师马立华过着与女友“她来我往”的生活;甘青藏大区金融服务经理崔晓聪只能在微信上听听孩子的声音;北京人李昊的家远隔西藏几千公里,哪怕是孩子生病也是匆匆而归、匆匆而去。

  青藏市场部5个人的小团队,想要合影却总是凑不齐。他们抛家舍业,换来的是许多像土旦一样的人开着欧曼致富。“我有两个小孩,以后要让他们上大学,不上都不行。”土旦说。

  家有9亩地,种着青稞;有20多头牦牛和20多只羊。土旦说,他认识自己家的牛,“有红头绳的,是头牛”。牦牛,是藏族的宝;正如西藏重卡市场的“头牛”欧曼,是藏族同胞生活的希望。